您当前的位置:

湛江基层法官“饱和工作量”实证研究

作者: 湛江市坡头区法院 林保南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01-06 浏览次数:5196

(--本文以坡头区法院法官年度工作量实证调研为切入点)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深化法院司法体制改革作出了明确的部署,为人民法院的司法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尽快确定法官的员额是推进和落实司法改革的重要一环。要科学地确定法官的员额,就必须精准的计算出法官的“饱和工作量”。所谓“饱和工作量”即是一个部门或行业的员工在一个期限内所按质完成的工作量的最大额度,这个额度不仅仅衡量员工的工作效率,同是也要求工作质量。法官“饱和工作量”是指在所有影响审判、执行效率的主客观的综合因素,即法官自身条件要素、审判、执行工作机制、审判、执行管理机制、司法行政保障能力、案件难易程度、辖区执法环境优劣程度等诸多因素后,法官在一定期限(本文以一年为计算单位)的实际有效办案时间内能够依法审、执结的案件数量,其所强调的是法官办案时间的利用效率和办案的质量。湛江地处粤西,地广人多,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又民风彪悍,执法环境不算理想,与其他地区的兄弟法院的法官业务素质、执法环境相比,湛江法院法官的“饱和工作量”显然不同。

虽然,湛江的基层法院年收案数肯定远远没有珠三角地区的基层法院的年收案数,法官的人均办案数更加远远低于珠三角地区的法官,但由于我们辖区的特殊性,当前一线法官也是已经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与本地区的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相比,法官也显得很累,所以有一些年富力强的业务骨干离开了法院。特别是现在社会处于转型时期和恰逢湛江经济进入快速发展,社会矛盾凸现,进入诉讼的案件连年递增,法官的工作量也不断增长,审理案件的难度也不断增大。司法工作量不断增长与司法运行效能相对不足的矛盾也日显突出。如何科学地测定湛江基层法官的“饱和工作量”,真实地反映一线法官工作状态,在这次司法体制改革中准确地确定基层法院的法官员额,这不仅关系到湛江基层法院是否能顺利的地完成各项任务,同时也体现了党和政府及上级法院对基层法官身心健康的关心和人文关怀,更关系到湛江基层法院今后的科学发展。

为此,我用两个月的时间专门对我们坡头法院近几年的一线法官(指民事庭、刑事庭、行政庭、执行庭助审员以上、庭长以下,全年满额办案的法官)进行工作效能分析和问卷调查,为了体现调研结果的真实性,我同时也走访了湛江其他基层法院,了解其他法院一线法官的工作状态,以现阶段每个基层法院一线法官在没有法官助理的条件下,一年当中“案件饱和度”调研为切入点,探讨湛江基层法官“饱和工作量”的状况。

一、坡头区法院一线法官审判、执行工作概况

由于受理案件都是连年增加,所以这次调研以2014年受结案及一线办案法官数为基准点。2014年,坡头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2151件,审、执结2044件,同比分别上升33.85%和31.06%。坡头法院辖区共有坡头区(含海东新区)、南三岛旅游区,面积大约560多平方公里,人口40多万,城镇人口约5万,以农业人口为主。近年来,辖区经济发展迅速,产业类型多样,但宜耕种的土地较少,人员以外出打工,经商居多,人口流动性较大。受理案件每年的增幅约在300宗左右。案件类型多样,部分案件处理难度较大,特别是由于辖区人员流动性大,案件有关法律文书的送达十分困难,有些案件一份法律文书来回三、四趟方可送达,延长了案件的结案周期。为增加调研样本的全面性、准确性,我选取了全院经验、资历各不相同的所有的一线法官作为调研对象,得出坡头区法院一线法官“满负荷工作量“的有关数据,以期“以点带面”反映湛江基层法院法官工作状况。

从工作量来看,坡头法院2014年收案2151件,结案2044件。有政法编制66人,现在编干警60人,法官42人,一线办案法官20名(不含立案庭、审监庭、审管办法官)。2014年全院法官人均结案48.7件,一线法官人均结案约102.2件。结案最多的155件,最少的38件。

调研显示,基层法官文书送达、诉讼保全、接访任务繁重,其中80%以上案件的法律文书需要直接送达,10%案件的法律文书需要公告送达。法官同时也要参加地方党委、政府诸如的创卫生城市、创文明城市、救灾复产等有关活动,牵扯办案法官较多精力。

一线法官平均每天都要开庭或调解,期间还要穿插进行接待、调查取证、送达、保全、案件汇报、协调以及参加会议活动等工作,合议讨论案件、学习、查找资料、撰写法律文书有时要利用晚上和周末时,法官都普遍觉得体力和脑力都处于疲惫状态。个别法官由于工作量过度繁忙及各种的社会压力,使得法官心理压力陡增,遇有个别当事人缠访、闹访、围堵、谩骂甚至威胁、恐吓法官的现象,更让法官深感强烈的不安,有无力和挫败的感觉,普遍感到焦虑急躁。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有些业务骨干要求从事非审判执行部门的工作。一线法官坦言,旧案未结、新案又到,刚送走一个当事人,另一个当事人又来等等,诸如此类打乱了一天的工作安排和审理案件的节奏,也增加了心理负担。我院就有一位优秀的老法官不堪忍受压力,有时半夜给我发短信、邮件诉苦。有的法官说,即使在休息和陪伴家人时,也会不自觉地想着案件、想着如何摆脱当事人的缠绕,有的甚至经常失眠、多梦,自嘲成了只会办案不会生活的机器。除此之外,在面对群体性纠纷、矛盾激烈案件以及党政机关协调的案件,特别是纪检、检察部门来了解情况的案件时,法官更是如履薄冰、寝食难安;本来工作量就大,又加上辖区群众在诉讼中习惯以闹访、恐吓、威胁、投诉等方式给法官施加压力,以求达到法院满足其无理诉求,法官普遍感觉累甚至恐惧。身体疲惫容易克服,精神上的疲惫难于克服。

调研显示,一线法官普遍都热爱法官的职业,希望在法官的岗位上做出一番事业,他们都渴望被关爱、被理解、被尊重、被认可。年长的法官希望安稳,年轻的法官渴望有进步的空间。一线法官坦言:最希望的能配备充足的胜任审判、执行工作的法官到审判执行岗位,剥离不必要的业外工作,对审判、执行工作提供更高效的后勤保障,让法官毫无后顾之忧地专心投入审判执行工作;最反感的是不合理的审判、执行绩效考评制度,繁琐的工作监督评价考核、过多的与审判、执行工作无关的业外工作和会议;最恐惧的是被当事人诬告却得不到有关领导和有关部门的理解,无完无了地被调查和写汇报;最期待的是随着司法改革的不断推进,法官政治、经济待遇有所改观,职业有保障,使当法官有职业尊荣;但司改至今尚未有实质性的推进,一些基层法官们都觉得茫然。

二、坡头法院一线法官“满负荷工作量”的测算结果

如何衡量法官的工作压力是不能凭主观感受的,这需要科学准确的测定。我通过对坡头法院一线法官的工作量调研,认为可以计算出法官办理一个案件大致所需时间。因民事案件、刑事案件、执行案件、行政案件的处理有差别,为使测算结果更精确,下面分类将民事法官、刑事法官、行政法官和执行法官的“饱和工作量”进行测算。

1、民事法官“饱和工作量”测算:

表1:被调研民事法官审判工作用时统计表(小时/案)(修正)

 

案件类型

阅卷

调查

开庭

调解

合议

文书

送达

报结

其他

民事案件

简单

1

1

1.5

1

0.5

2

1.5

0.5

0

复杂

2

2

6

3

1.5

3

6

0.5

 

表2:被调研民事法官日常工作用时统计表(小时/周)

 

 

接待当事人

业务学习

参加会议

其他活动

时间

5

3

2

1

一年正常工作日以250天计算,每天工作8小时,一年工作时间为250×8=2000小时。一年有52周,民事法官每周用于日常工作时间为11小时,所以用于办案的时间剩余:2000-52×11=1428(小时)。根据每个庭室情况不同,平均算出我院民事案件中复杂案件与简单案件的比例为:4.125:5.875(具体数据:民一庭复杂与简单案件比例为4:6,民二为7:3,民三为2.5:7.5,南三法庭为3:7)。

注:民事审判数据,民二庭的数据与其他庭室平均数据有相差,影响了数据可信度。故以下测算剔除民二庭数据。

数据修正后,简单案件与复杂案件数量比为6.84:3.16,每个复杂案件的用时比简单案件多2.2倍,每个民事法官办一个简单案件需要9小时,复杂案件需24小时。最后测算得出民事法官一年的饱和工作量为103宗案件。

2、刑事法官“饱和工作量”测算:

表3:被调研刑事法官审判工作用时统计表(小时)

 

案件类型

阅卷

调查

开庭

调解

合议

文书

送达

报结

其他

刑事案件

简单

1.8

1.2

2

0.5

0.5

1.7

0.5

0.3

0

复杂

6

7

8

3.8

4

11.6

1

1.4

0

 

表4:被调研刑事法官日常工作环节用时统计表(小时)

 

 

接待当事人

业务学习

参加会议

其他活动

时间

1

1

1

0

计算方法同上,刑事法官一年正常工作日以250天计算,每天工作8小时,一年工作时间为250×8=2000小时。一年有52周,刑事法官每周用于日常工作时间为3小时,所以用于办案的时间剩余:2000-52×3=1844(小时)。根据调研,刑事复杂案件与简单案件的比例为1:4,复杂案件用时比简单案件用时多8倍。每个刑事法官办一个简单案件需要8.5小时,办一个复杂案件需42.8小时。最后测算得出刑事法官一年的饱和工作量为120件。

3、行政法官“饱和工作量”测算:

表5:被调研行政法官审判工作用时统计表(小时)

 

案件类型

阅卷

调查

开庭

调解

合议

文书

送达

报结

其他

行政案件

简单

1

2

2.3

0.8

0.7

1.2

1

0.5

0

复杂

1.5

4

4.8

2

1.5

2

1.5

0.5

0

 

表6:被调研行政法官日常工作环节用时统计表(小时)

 

 

接待当事人

业务学习

参加会议

其他活动

时间

5

4

2

1

计算方法同上,一年正常工作日以250天计算,每天工作8小时,一年工作时间为250×8=2000小时。一年有52周,行政法官每周用于日常工作时间为10小时,所以用于办案的时间剩余:2000-52×12=1376(小时)。根据调研,行政复杂案件与简单案件的比例为6:4,复杂案件用时比简单案件用时多2倍。每个行政法官办一个简单案件需要9.5小时,办一个复杂案件需17.8小时。最后测算得出行政法官一年的饱和工作量为95件。

4、执行法官饱和工作量测算:

表7:被调研执行法官审判工作用时统计表(小时)

 

案件类型

阅卷

调查

执行

调解

合议

文书

送达

报结

其他

执一案件

简单

0.5

4

3

1

0.5

1

1

0.5

0

复杂

1.5

15.3

17

4

0.5

3

3

0.5

0

执二案件

简单

1

2.5

0

0

2

1

1

0.5

0

复杂

2

4

0

0

3

3

2.8

0.5

0

 

表8:被调研行政法官日常工作环节用时统计表(小时)

 

 

接待当事人

业务学习

参加会议

其他活动

时间

执行一庭

5

1

1

 

执行二庭

7

4

2

 

执行一庭法官一年正常工作日以250天计算,每天工作8小时,一年工作时间为250×8=2000小时。一年有52周,执行一庭法官每周用于日常工作时间为7小时,所以用于办案的时间剩余:2000-52×7=1636(小时)。根据调研,执行二庭复杂案件与简单案件的比例为2:8,执行一庭法官办一个复杂案件用时44.8小时,简单案件用时11.5小时。最后测算得出执行一庭法官一年的饱和工作量为90件。

执行二庭法官一年正常工作日以250天计算,每天工作8小时,一年工作时间为250×8=2000小时。一年有52周,执行二庭法官每周用于日常工作时间为13小时,所以用于办案的时间剩余:2000-52×13=1324(小时)。根据调研,执行二庭复杂案件与简单案件的比例为3:7,执行二庭法官办一个复杂案件用时15.3小时,简单案件用时8小时。最后测算得出执行二庭法官一年的饱和工作量为130件。

三、坡头法院需要法官员额数

以2014年我院收结案件为法官满负荷工作量依据计算,我院收民事案件1515宗,结案1444宗计算,我院民事口需要民事法官15人;收刑事案件229件,结193件,我院需配备刑事法官2人;行政案件已经统一由开发区法院管辖,就暂不必统计;一类执行收案366件(执行实施案件),结357件,需要法官4人,二类执行案件12件(异议审查案件),信访审查,主体变更等约50件、来信来访回复72件,合计134件,需要法官1人,执行局需配备法官5人。

由此可见,坡头法院需要进入法官员额的为:院长1+副院长3+专职审委2+立案2+审判监督、审管2+研究室1+民事15+刑事2+执行局5=33(我院政法编制66人,现有法官42人,显然此调研结果与上级法院的法官员额制计划有较大出入与差距)。

以上是以坡头法院的工作实证为依据对一线法官的“满负荷工作量”进行的调研,这个调研结果是基层一线法官在没有法官助理配合工作,许多工作都是靠自己单打独干所得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临近“工作量“极限,这与坡头区法院法官目前的业务水平、辖区的执法环境有关联。虽然这个调研结果与湛江市其他九个兄弟基层法院的情况可能有一些不同,但我想总体情况基本是不相上下的。特别是我在此调研过程中也走访了湛江市其他基层法院的一线法官,数据也基本一致,这些数据在一定程度上放映了湛江市基层法官的在司改前没有配备法官助理的条件下的“满负荷工作量”,希望可以作为配备法官员额的参考。当然,在与其他发达地区法官的“满负荷工作量”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但湛江基层法院的法官在目前的业务水平、后勤保障、执法环境等未发生质的变化的条件下,若增加法官“满负荷工作量”是不实际的,,,否则就,可能已经是“超负荷工作量”,虽然有个别法官办案数量远远超过此次调研的数据,但这都是这些法官“白+黑”、“5+2”硬啃出来的,身体付出极大的代价,我们敬佩这些法官的工作意志和敬业精神,这是我们法官忠于职守,忠诚党的司法事业体现,但长期如此,这既不能保障案件的质量,也不利于法官身心健康,对基层法院的后续发展是不利的。

当然,在司法体制改革实行精英法官入额制度后,若配备充足的辅助人员和加强审判执行工作的后勤保障工作,同时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和法官职业保障制度,相信到那时湛江基层法院的法官“满负荷工作量”与目前的法官“满负荷工作量”相比会有质的变化。